254  

我以為,我已經把您藏好了,藏在那樣深,那樣蜿蜒的,曾經的心底。我以為,只要絕口不提,只要讓日子靜靜地過去,那樣我就不會悲傷,所以我努力地告訴自己,這個六月,我微笑著面對天國--您生活的地方:我很好,您好嗎?

鬢角的白髮,臉上的皺紋,山樣的身影,仿若昨天。我知道,那不單單的是一道背影,而是一種恒久的愛。窗臺上,滴落的雨滴,輕輕敲擊著我的心,可以不再有雨嗎?

有些時間,總讓你陣痛一生;有些畫面,總讓你影像一生;有些記憶,總讓你溫暖一生;有些離別,總讓你寂靜一生。其實,我們都不能要求明天怎麼樣,但明天一定會來,這或許就是人生。

時間,帶來了一切,又悄然地帶走了一切,有如那一片雲,輕輕地飄過你的頭頂,有不留痕跡的去向遠方。雲,只是自然的一分子,而人卻是紅塵的精靈,有血有肉,有魂有靈,會高於自然界的任何物種。花開有悅,花落低迷,我們人為地給花兒的一生粘貼了悲喜的標籤。豈不知,即便是灑向大地的天使—雪花,可以清晰地感知,撲向大地的一瞬間,就註定了它的死亡,不管它是聖潔的,還是唯美的。

有生,也就有了死,沒有永恆的物質,正如有聚,一定有離,這是不變的定律。有人說,公平是全面的,不公平卻是局部的。是誰,遙控了這樣的距離?是誰,挽結了這樣的絲愁?是誰,張開了這樣的情網?又是誰,營造了這樣的氛圍?

有時,無言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詮釋。我知道,這個世界上,即使是最落寞的角落,也一定有一縷陽光,溫暖那個寂寞的靈魂。

走過那段清貧的歲月,方知吃不飽,穿不暖是怎麼定義的,也知道苦難真是一所名牌大學,從那裏畢業的人,應該都是強者。起早摸黑,勞作三百六十五天,結果還是家徒四壁,老鼠都會半夜打架的,那是一種怎麼樣的生活!

唯一溫暖的是,一家大大小小,嘰嘰喳喳,爾語我儂,可以清楚地聽見彼此的呼吸,還有某些不能避免的臭味,如今想來,都是一種奢侈。不是嗎?如今,父親見不到兒子,母親見不到女兒,一個天南,一個地北,一個天涯,一個海角,想要見一面,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,哪里還能聞到彼此的臭腳丫子的味道,哪里還能奢侈地聽到彼此的打鼾聲音?

或許,那種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模式,更能激發人們某種內在的情愫。微笑看著兒女的嬉戲,兒女扯著父母長滿老繭的雙手,心疼地看著父母老去的容顏,守著炊煙嫋嫋升起的地方,看風起風止,水漲水落,雲散雲聚,不是一種簡單的幸福生活嗎?歲歲年年,年年歲歲,溫情依然,簡單依然。有時,也會想著外面世界的精彩,都市的繁華,都被這簡單的幸福打敗了,為它而止步。從不知道,何為別離,何為重逢。現在想來,那個時候的自己試最真的自我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,滿足了就手舞足蹈,得不到就大吵大鬧。多麼奢侈的自己,多麼簡單的自己!如今,該往何處去尋覓,曾經的快樂?

最好的日子,無非就是你在鬧,他在笑,歲月靜好,如此溫暖到老!

一段歲月無情的流逝,終於在那個不知離別是何物的年齡,經歷了再也不聚的疼。您忍受不了病魔的折磨,一向高大的您居然卷縮成一團,頹然倒在地上,豆大的水滴從您的臉上落下。我拉著您的手:疼嗎?我幫你揉揉。花季的我,並不知道您的病情如何,只是知道你動了手術,每天中藥西藥不離口,有時三更半夜醒來,還看見母親在給你熬藥。轉臉看見母親紅腫的雙眼,留在臉頰的淚水,此時並不能感受母親的心事多麼的痛。一個失去愛人的女人,後面還有幾十年的歲月,如何去走,孤獨地行走你?

全站熱搜

guag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